Skip navigation
命理網論命平台集合多位高手親自為您服務
卦主
地火明夷 初九 象曰:君子于行,義不食也。
彖曰:明入地中,明夷。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利艱貞,晦其明也,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1 地火明夷 » 初九
2013/04/22 01:32
魯亞卿莊叔筮穆子之生

《左傳·昭公五年》

初,穆子之生也,莊叔以《周易》筮之,遇《明夷》之《謙》,以示卜楚丘。楚丘曰:「是將行,而歸為子祀。以讒人入,其名曰牛,卒以餒死。《明夷》,日也。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自王已下,其二為公,其三為卿。日上其中,食日為二,旦日為三。《明夷》之《謙》,明而未,其當旦乎,故曰:『為子祀』。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于飛』。明之未融,故曰『垂其翼』。象日之動,故曰『君子於行』。當三在旦,故曰『三日不食』。《離》,火也。《艮》,山也。《離》為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為言,敗言為讒,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純《離》為牛,世亂讒勝,勝將適《離》,故曰『其名曰牛』。謙不足,飛不翔,垂不峻,翼不廣,故曰『其為子後乎』。吾子,亞卿也,抑少不終。」


餒死 : 餓死。

十時 : 古時本無一日十二時之分。杜預注:「卜楚丘十時之語,則曰夜半,曰雞鳴,曰平旦,曰日出,曰食時,曰隅中,曰日中,曰日昳,曰晡時,曰日入,曰黃昏,曰人定。是雖不立十二支之目,亦已分十二時而非十時矣。」

: 天亮,大放光明。

吾子 : 對對方的尊稱。


昭公五年,魯國叔孫莊叔(本名 叔孫得臣,魯國亞卿。周朝時,卿分上、中、下三級,次者為中卿,又稱亞卿。)在他的次子叔孫穆子 (本名 叔孫豹)出生時,用《周易》占了一卦,筮得明夷之謙。

筮的結果為明夷卦,初爻由陽變陰,變成謙卦,卜楚丘看了卦後說:「這個孩子會出奔國外,又將會回來繼承父親的亞卿之位。他還會一個讒佞小人回來,名字叫牛。最後他會三天不吃飯而餓死。」

首先,從卦象推論,明夷卦是離下坤上,謙卦是艮下坤上,離為日,坤為地,艮為山,離在坤下,即日在地下,又離為艮,亦有太陽下山之象。不過,今天的太陽雖然下山了,明天的旭日會再東昇,因此又有日將出於地上之象,所以說「明夷,日也。」

接著,卜楚丘提出日有十時之說。杜預注:「甲至癸。」則是用十天干來標明記日。然後再把日有十時和人有十等相配合,所以說「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

一天當中,太陽位置最高的時候是正午,也就是日正當中,因此卜楚丘將第一等的王配位置最高的「日中」;「食日」指的是吃早餐時的太陽,其位置比「日中」稍低,居次位,因此他以第二等的公配次位的「食日」;「旦日」則是日初出時,其位再比「食日」稍低,居第三位,因此把第三等的大夫配「旦日」,所以說「自王已下,其二為公,其三為卿。日上其中,食日為二,旦日為三。」

然後再將此說與卦象結合,當明夷卦變為謙卦,即是明夷下卦的離(日)變為謙下卦的艮(山),其上卦坤(地)皆末變,此乃象徵太陽初出時,被大地(坤)掩蓋,後又被大山(艮) 遮蔽,一直未能大放光明,相當於十時中的「旦日」,又已知「旦日」與「大夫」 相配,由此斷定穆子將會繼承莊叔的爵位,成為大夫,並奉叔孫氏的祭祀,所以說「明夷之謙,明而未融,其當旦乎,故曰:為子祀。」

卜楚丘將明夷卦初九的爻辭和明夷、謙兩卦的卦象結合加以推論,從卦象來解釋爻辭。明夷下卦的離為日,為雉,雉有鳥象,謙下卦的艮為山,由離之艮,是雉向山間飛之象,因此說:「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于飛。」但是明夷的日是「旦日」,尚未放大光明,由此推之,日初出時,雉鳥亦剛睡醒,還無法大展其翅,所以說:「明而未融,故曰:垂其翼。」

另一說法是,離為鳥,兩邊兩個陽爻,代表兩個翅膀。動而變艮,只剩下一個陽爻,代表鳥有一個羽毛受傷了,低垂著飛翔,所以爻辭說「明夷於飛」。

他又把太陽比擬為在位的君子,並把太陽的運行比擬作君子的行為舉動,因此說:「象日之動,故曰:君子于行。」

明夷之日為「旦日」,位居第三,尚未升到「食日」,有不食之象,又離中虛,在人身則為大腹,亦有不食之象,所以解釋說「當三在旦,故曰:三日不食。」

離為火,艮為山,離之艮,有火焚其山之象,引申在人事上,人與人之間的讒言就像大火燒起來一樣可怕,火焚山,就象徵讒言害人,甚至危害整個國家。所以爻辭說:「有攸往,主人有言。」(有所往,所去之地的主人有言。),這裡的「言」,就是「讒言」。

最後,卜楚丘再根據離卦卦辭「畜牝牛,吉。」及離之卦象為火為讒言,進一步推斷這個進讒言的人叫做牛。「純離為牛,世亂讒勝,勝將適離,故曰:其名曰牛。」意思是說值此亂世,這個叫牛的讒人將會獲勝,所以占筮一開始,卜楚丘即下斷語說:「以讒人入,其名曰牛,卒以餒死。」

謙為謙遜,有「不足」之義。對於飛行,能飛但是左翼受傷飛不高也飛不遠。因此卜楚丘說:「看來他將成為您的子祀,因為閣下只是個亞卿(還不是正卿)。他可能不得善終(爻辭『三日不食』,意味會被餓死)。」


後續

叔孫穆子為了避禍投奔齊國,途經庚宗(春秋魯地,今山東泗水)地方,碰到一婦人供他食宿,叔孫穆子來到齊國以後,生下孟丙、仲壬。

有一天叔孫穆子夢到天壓著自己,忽見一個人面色很黑、眼睛很深,自己不禁脫口而出:「牛來幫我!」夢醒後他尋尋覓覓,原來那個名「牛」的人,竟是庚宗的那位婦人之子(一說此位「牛」是穆子與這位女子一夜情所生的孩子)。

之後叔孫穆子受魯國徵召做了卿大夫,牛隨他回國,做了「豎」官(故稱「豎牛」),極為受寵,還將家政委他管理,然而豎牛卻是個心懷不軌的惡僕,他趁叔孫穆子生病之際,使計離間他們父子,致使孟丙被錯殺,仲壬逃亡齊國,還軟禁叔孫穆子,在穆子重病期間,牛藉口穆子重病不願見人,把拜見的人全擋在門外,把別人送來的食物倒掉,只把空食具拿出來,謊稱穆子已經吃過了。魯昭公四年(538 BC)十二月癸丑日至乙卯日,穆子有三天吃不到東西,活活被餓死。

穆子死後,牛甚至反對用卿大夫之禮葬之,並竊取叔孫穆子的封邑、擾亂其家室。由鮮明的歷史足跡,正好驗證了當初卜楚丘的卦象解釋正確無誤、神準無比。

回應與討論
站長 2013/04/23 00:14

《周易江湖》論 穆子之生

讀過《論語》的人都知道,魯國曾經有過三大權貴家族世代把持國政的局面,這三家人稱「三桓」,分別是孟孫氏、叔孫氏和季孫氏。我們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叔孫氏裡的一位名人——叔孫穆子。

話說叔孫氏的掌門人叔孫莊叔生了兩個兒子,哥哥是叔孫宣伯,弟弟就是叔孫穆子。在叔孫穆子剛剛降生的時候,叔孫宣伯用《周易》算了一卦,演算的結果是「明夷之謙」,他把這個結果拿去給專業占卜師卜楚丘來看,想聽聽專家的意見。(這個細節告訴我們:可以自己來排卦,等算出結果了再請專家來斷。)

卜楚丘看了看這個“明夷之謙”,馬上就預言出了小孩子叔孫穆子的一生吉凶。

——咱們還是老規矩,先自己算一回,算出結果以後再和卜楚丘的答案對照一下。

初九,明夷,於飛垂其翼。君子於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叔孫穆子的一生吉凶就全在這一句話裡了。你如果能解讀得了這句話,那你就可以洞察叔孫穆子的一生。——這對歷史考試會非常有效,比如,考試會考《左傳》的內容,叔孫穆子又是《左傳》裡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出題的可能性非常大。可是,《左傳》裡關於叔孫穆子的記載實在太多了,而且很分散,實在太難背了。可現在我們有辦法了,你只需要背下這明夷卦初九爻的爻辭,只有一句話,需要的時候只要把這句話一解碼,叔孫穆子的一生事跡便完全展現在你的眼前。

什麼,你覺得這不可能嗎?

如果不可能,還要《周易》作什麼,我鄭重告訴你:這是人家卜楚丘早就做過的事,雖然他並不是為了考試。

一句話斷盡一生,神奇吧?所以呢,雖然這句話看上去比爪哇文還難懂,但它很值得我們費費心思。

《周易》的每一句卦爻辭都好比一個壓縮比超高的ZIP文件包,我們想知道它的內容,可用Word讀,讀不了,用WPS讀,讀不了,用Photoshop讀,也讀不了,只有找到對應的解壓縮軟件,把一個十幾K的文件壓縮包解壓縮成為一個幾百兆的大文件夾,這才能讀到裡邊無比豐富的內容。

可是,唉,說來容易做來難啊!

首先我們會面臨一個標點問題。要知道,現在你看到的爻辭有逗號、有句號,這都是後人加的,原文是沒有標點的。這就意味著:我們一直按照標點好的句子來讀,讀了半天,如果點標點的人當初就給點錯了呢?

我們把這句話的標點拿掉,看看是什麼樣子:

初九明夷於飛垂其翼君子於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不是我危言聳聽,這句話的標點還真有問題。在前邊的引文裡,第一句加標點是「明夷,於飛垂其翼」,有些版本的標點就是這麼點的,但這是錯的。按照古代的行文習慣,「於飛」這類詞的前邊要有個主語,而且,聯系上下文看,「明夷於飛」和「君子於行」是對應的,語言結構也應該是一樣的,這也符合《周易》卦爻辭一貫的行文風格。

「明夷於飛」,這裡的「於」字是個虛詞,沒有實際意義,所以這四個字實際的意思就是“明夷飛”。這種行文我們在前邊其實已經見過了:陳太太在嫁給陳完之前,烏龜不是告訴她:「鳳皇於飛,和鳴鏘鏘」嗎?

“於”是虛詞,所以“鳳皇於飛”=“鳳凰飛”。

“明夷於飛”的結構也是一樣,所以“明夷於飛”=“明夷飛”。

下面的問題是:這兩組詞的行文結構是一樣的,而“鳳凰飛”容易理解,鳳凰是鳥類,一展翅膀就可以飛,那麼,“明夷”也會飛,難道“明夷”也是一種鳥嗎?

魏人王弼作注、唐人孔穎達作疏的《周易正義》當得起是權威中的權威,在中國歷史上有著深遠的影響。這個本子把明夷的“夷”解釋為“傷”,“明夷”連起來意思就是「光明受到傷害」。應在人事上,意味著賢臣在下,昏君在上。比如岳飛和宋高宗的關系大概就算“明夷”。

——這個解釋倒不是毫無根據,因為“夷”通假為“”,也就是“傷”的意思,我們現在不是還會用到一個詞叫“滿目瘡痍”嗎?而且,在明夷卦的爻辭裡,就有“夷於左股”的說法,意思是左腿受了傷。

可是,如果較真的話,“明”表示“光明”,“夷”表示“受傷”,連起來是“光明受到傷害”,這種行文風格實在古怪,在古代文獻裡恐怕很難找到類似的用法。而“夷於左股”卻是很符合古文習慣的。

退一步說,不較這個真,就當“明夷”就是“光明受到傷害”,那麼,《周易正義》又怎麼解釋“明夷於飛”呢?難道會是“光明受到傷害飛”?

“明夷於飛”後邊還有個“垂其翼”,意思是“垂下翅膀”。如果明夷是一種鳥,那這句爻辭還真好解釋:明夷鳥在天上飛,可飛的樣子很古怪,不是展翅而飛,而是垂著翅膀在飛。

可如果明夷不是鳥,爻辭可怎麼能解釋通呢?

《周易正義》還真就解釋通了。

為什麼很多東西都要強調“信則靈”?因為只要你信,你就總有辦法把問題給圓上。

再荒誕不經的話也能圓上。

比如我說:“昨天太陽是從西邊升起來的。”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我可是熊大師哎,熊大師的話就是真理哎!

所以我的話不會有錯,如果你站在某個外星球上觀察地球和太陽,你就會發現,昨天太陽的確是從西邊升起來的。

然後你的工作就是要認真論證出到底要在哪個星球上觀察才會得出這個結論。

其實還有更簡單的辦法。你可以說:“熊大師的話其實是一個比喻,太陽當然不可能從西邊升起來,但是,熊大師是在啟發我們,所謂的‘東’和‘西’不過都是人為規定的概念,如果人類一開始把‘西’稱作‘東’,把‘東’稱作‘西’,那太陽不就是從西邊升起的嗎?所以,熊大師這是在用比喻給我們以深刻的啟發,幫助我們認清後天概念的窠臼,拓展我們的眼界,開闊我們的思路。”

如果想趕趕時髦,你還可以說:“熊大師是用比喻來為我們解說什麼是‘後現代主義’,什麼是‘解構主義’,我們之所以會認為太陽從東方升起,那是因為我們有‘中心’的觀念,而解構主義讓我們‘去中心’,告訴我們這其實是一個多中心、多元的世界,你的東也許就是我的西,我的東也許就是他的西……”

看,可以有無限多的解釋來證明我熊大師的話是千真萬確的,但事實也許只是:我那天喝高了,舌頭不利索。

話說回來,《周易正義》是怎麼解釋“光明受到傷害飛”的呢?

答案是:這是一個比喻。在昏君的統治之下,世界一片黑暗——實在太可怕了啊,佛地魔的爪牙無處不在,而勢單力孤的哈利?波特就像一只無助的雙翼低垂的鳥兒,膽顫心驚地四處流浪。

看,“這是一個比喻”,問題就完滿解決了。

但是,也早有專家對此表示懷疑,再聯繫明夷卦裡其他幾句爻辭來看,明夷這東西怎麼看怎麼像是一種鳥的名字。《周易》這書啊,專家們各執一詞,說也說不服誰。如果你一定要個答案,那就相信熊大師話,把明夷當作是一種鳥兒好了,而且,還要把標點點成「明夷於飛,垂其翼」,而不是「明夷,於飛垂其翼」。

那麼,我們就算搞清了“明夷於飛,垂其翼”的意思:明夷鳥兒飛呀飛,一雙翅膀低低垂。

再解決下面這句:“君子於行,三日不食。”這句容易理解:君子走啊走,三天沒吃飯。這裡的君子不是泛泛而指,而是指這一卦所算的這個人,在本例中就是叔孫穆子。

如果我們認真一點兒的話,可以想想春秋時代的古文裡“食”字有沒有這種作不及物動詞的用法。嗯,《左傳》裡就有,恰好還和這句的意思差不多,叫做“不食三日”。那麼,這個小問題就算解決了吧。

如果你讀過《詩經》,就會覺得“明夷於飛,垂其翼;君子於行,三日不食”這句話很有《詩經》的風格,比如先說“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然後一轉,再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現在的不少民歌也經常用到這種手法。如果這樣聯系起來,那就是說,“明夷於飛,垂其翼”和“君子於行,三日不食”可能也有這種關系,那麼,從比較容易理解的“君子走啊走,三天沒吃飯”就可以反推出“明夷於飛,垂其翼”的意思應該是“明夷鳥飛呀飛,垂頭又喪氣”。也就是說,明夷鳥之所以垂著翅膀是因為它飛累了,而且肚子餓了。

再往下看:“有攸往,主人有言。”

「有攸往」在《周易》裡很常見,意思就是“有所往”,有個要去的目的地。“主人有言”看來是說到了目的地以後,那裡的主人有話要對你說。

——字面乍看是這樣,可實際上不一定就是這樣。“言”的意思一般認為是“責備”,也有人說是通“”,指過錯、麻煩。“主人”也不好解,有人認為是指“有所往”之處的主人,比如,你去一家酒店,酒店老板就是“主人”;還有人認為“主人”是指卦主自己,也就是說,這卦算的是誰,誰就是這個“主人”,“主人”在這裡和前邊的“君子”是一個意思,只是為了避免文字重復,所以前邊說“君子”,後邊說“主人”。

“初九,明夷於飛,垂其翼。君子於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費了半天勁,可算把這句爻辭講完了。有些話能弄明白,有些話弄不明白。這就不錯了,古往今來多少聰明腦子都想不明白呢。不過我們大致也能得出一個結論:這不是個好卦,叔孫穆子以後大概會逃難去,這難逃得還很辛苦,吃喝都成問題,最後雖然也找了個落腳的地方,可過得還是很不順心。

我們這個結論對不對呢?檢驗成果的時候到了,現在該聽聽卜楚丘這位專家的判斷了。

兩千多年前,職業占卜師卜楚丘看著和我們方才那同樣的一卦,開始了專業級的推論。卜楚丘說:“是將行,而歸為子祀。以讒人入,其名曰牛,卒以餒死。《明夷》,日也。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自王已下,其二為公,其三為卿。日上其中,食日為二,旦日為三。《明夷》之《謙》,明而未融,其當旦乎,故曰:‘為子祀’。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於飛’。明之未融,故曰‘垂其翼’。像日之動,故曰‘君子於行’。當三在旦,故曰‘三日不食’。《離》,火也。《艮》,山也。《離》為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為言,敗言為讒,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純《離》為牛,世亂讒勝,勝將適《離》,故曰‘其名曰牛’。謙不足,飛不翔,垂不峻,翼不廣,故曰‘其為子後乎’。吾子,亞卿也,抑少不終。”——好家伙,這麼長篇大論的,比我們分析出來的內容可多多了!我們一定要耐著點兒性子,一句句來學習。

“是將行,而歸為子祀。”這是對孩子他爹說:“這孩子將來會出門逃難,但您別擔心,他最後還是能回來作您的接班人的。”——嗯,逃難,這點和我們判斷的一樣,我們總算對了一次!

卜楚丘接著說:“以讒人入,其名曰牛。”這是說叔孫穆子逃難回來的時候,會帶回來一個大壞蛋,這大壞蛋的名字叫“牛”。——神奇吧,連這都算得出來,真不知他是怎麼算的!

下一句話可十分驚人:“卒以餒死。”這是說叔孫穆子將來會是餓死的。——我們倒是看出來了這小子會挨餓,可沒推出來他會餓死。

卜楚丘下面就來解釋卦像了,他的第一句話就夠讓我們捉摸的。他說:“明夷為日。”

日,日是什麼?是太陽還是一天?或者是句髒話?

再說了,明夷不是鳥麼?即便按另一種權威說法,明夷也是“光明受到傷害”呀?

搞不清了,一個人一個說法,咱們就先聽卜楚丘的吧,明夷是“日”。

下面,“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這就更讓人糊塗了,“日”怎麼還有個“數”呢?有人說上古時代天上有十個太陽,所以“日之數十”。不管怎麼樣,反正“日”是有個數字的,這個數字是“十”,所以,人們根據這個“十”把一天的時間分成了十個單位,這就是“故有十時”。

可是,一天怎麼會被分成十個時間單位呢?不是十二個嗎?一般都知道古代記時用的是十二個地支,一個時辰相當於現代的兩個小時,可是,如果再往早了說,古人用的其實不是十二地支而是十個天干,一天的時間是被分成十份的;不過,還有人說一天分成十份不假,可不是用十個天干來分,而是用另外一套記時單位。——這太復雜了,我就不多講了,你喜歡哪個答案就信哪個好了。

“日”不知道為什麼有了個具有屬性色彩的數字“十”,人們又據此把一天分成了十個小時,這還沒完,人類也被一一對應著分為十個階級,這就是“亦當十位”。

哪十個階級呢?他說:“自王已下,其二為公,其三為卿。”也就是說:最高的是王,其次是公,第三是卿,第四以下他沒說,我們也只能瞎猜:不知道第九是不是知識分子?

讀《周易》及其相關文獻的時候我經常感到迷惑,不知道這套東西該如何適用於現代社會,如果單是“日之數十,故有十時”,我們倒還可以把現在的一天二十四個小時換算成古代的十個小時,這只是個技術問題,可對應的十個階級又該到哪裡去找呢?

“日上其中,食日為二,旦日為三。”——喔,看到這裡,才能明白前邊的話。這句是說:太陽一天的運行,黎明前的黑暗是第一階段,這時候太陽還藏在地底下,這段時間叫做“日上”;黎明是第二階段,叫做“食日”;日出是第三階段,叫做“旦日”。原來,一日的“十時”卜楚丘就是這麼分的。

“明夷之謙,明而未融,其當旦乎,故曰:‘為子祀’。”這句落到了具體的卦象上,是說:明夷卦變為謙卦,陽光熹微,看來相當於第三階段的‘旦日’,所以從中推論出叔孫穆子將來能夠回來作他老爸的接班人。

不知道這位叔孫莊叔老爹聽沒聽懂卜楚丘這個推論,反正我一下子還真聽不懂,他說的雖然有“因為”、有“所以”,可看不出因果關系啊!難道這也屬於蝴蝶效應,一只南美洲蝴蝶扇動翅膀導致了加勒比海的一場颶風?

這個因果關系其實倒沒有蝴蝶效應那麼曲折復雜,只需要稍微繞一繞彎子:前邊講過,明夷卦內卦為離、外卦為坤,離卦象徵火、象徵太陽,坤卦象徵大地,所以聯繫起來看,就是太陽在下,大地在上。明夷卦變為謙卦,謙卦是內卦為艮,外卦為坤,也就是說,外卦和明夷卦是一樣的,都是坤卦,內卦變成了象徵山的艮卦。但卜楚丘這段推論好像和謙卦沒什麼關系,完全是在從明夷卦來作闡發。明夷卦的卦像是太陽在下,大地在上,太陽正要從地平線上露頭,這正是一天十個階段中的第三個階段:旦日。前邊已經講過,一天的十個階段又和人世間的十個階級一一對應,“旦日”是第三階段,所以對應的是第三等級,這就是“卿”。叔孫莊叔老爹是叔孫氏的老大,在魯國為卿,兒子如果算出來將來也作卿,那自然就是作了老爸的繼承人。當時可是世襲制啊。

看看,一解釋清楚了,你會發現卜楚丘的推論還是很合邏輯的。

卜楚丘繼續解釋:“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於飛’。”——看來卜楚丘用的《周易》和我們用的是同一個版本,而且總體上的占斷方法也是一樣的,他也在用明夷卦初九爻的爻辭來判斷吉凶。

我們把他這句話的結構重新釐清一下,也就是:因為“日之《謙》,當鳥”,所以“明夷於飛”。

又是一個因果關系,又看不出來到底因果在何處。

一種權威解釋是:明夷卦的內卦離卦象徵太陽(日),也象徵鳥,當明夷卦變為謙卦的時候,離卦也就跟著變為了謙卦的內卦艮卦,在這種情況下“日光不足”,所以離卦就不象徵太陽了,而是象徵鳥了。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日光不足”,也許是艮卦象徵山,山把太陽擋住了吧?反正是離卦改成象徵鳥了,鳥又是會飛的,所以爻辭說“明夷於飛”。——真夠繞的!

然後,卜楚丘說:“明之未融,故曰‘垂其翼’。”——這是解釋爻辭“垂其翼”是怎麼回事。

“融”字一般解釋為“明亮”,或者是“高”,不過,如果是用來形容太陽,“明亮”和“高”其實也差不多,太陽升得高了也就比較明亮嘛,除非是陰天。所以,“明之未融”是說太陽雖然有一點兒亮光了,但是還沒有升高,還不太亮。再聯系起“垂其翼”,這個因果關系就是:太陽不太高、不太亮,所以說“垂著它的翅膀”。——這好像講不大通哦?

古人也有把太陽當成鳥的,我們如果把明夷當作“太陽鳥”,上下文倒是容易講得通了。

再往下看,卜楚丘又說:“像日之動,故曰‘君子於行’。”——他還是在解釋明夷卦的初九爻辭,大概是說:太陽鳥飛呀飛,垂著翅膀飛不高,這正象徵著太陽的運行,而算卦的君子也會和這只太陽鳥一樣,走呀走,走得很辛苦。

既然走得很辛苦,會不會餓肚子呢?卜楚丘說:“當三在旦,故曰‘三日不食’。”——這是解釋爻辭裡那句“三日不食”是怎麼回事。剛才不是知道了太陽運行的位置是在十個階段中的第三階段嗎,那個階段叫做“旦日”,把“第三階段”和“旦日”聯系起來,得出的結論就是:“三天沒飯吃。”——不好意思,我實在想不明白他老人家這一步是怎麼推出來的,存疑好了。

卜楚丘繼續解釋:“離,火也。艮,山也。離為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為言,敗言為讒,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明夷卦變為謙卦的時候,明夷卦的內卦離卦變為了謙卦的內卦艮卦,離卦象徵火,艮卦象徵山,所以這兩卦的關系是火燒山。你可以想像一下這個卦像的象徵表示:一場山林大火,把山給燒光了。

有人可能不明白:火燒了山,這又怎麼了?咱們這卦又不是在算護林防火呀!

別急,前邊不是講過嗎,一個卦是可以象徵很多東西的,這個艮卦就不僅象徵山,如果用在人身上,它還象徵著“言”。“言”是什麼意思,剛才已經解釋過了。

所以,卜楚丘的邏輯我們用代數來表示:

  離+艮=?

  如果:離=火,艮=山,那麼,“離+艮”就可以表示為“火+山”。

  答案是:火+山=光禿禿

  如果:艮=言,那麼:(火+山)+言=光禿禿+言=讒言

這個計算是不是有點兒太隨意了?為什麼要把“光禿禿”(或者可以理解為“毀壞”)和“言”聯系到一起呢?如果艮卦的象徵由“山”變成了“言”,為什麼離卦的象徵卻保持不變呢?而且,這個“讒言”到底是“進讒言”還是“被別人進讒言”呀?

一筆糊塗賬。不過,從下文來看,最後一個問題的答案是“被別人進讒言”。

卜楚丘該解釋那個最離奇的預測了,他不是把將來會出現的一個大壞蛋的名字都算出來了麼,說這個壞蛋叫“牛”,他到底是怎麼算的呢?我們方才怎麼就沒算出來呢?

卜楚丘說:“純離為牛,世亂讒勝,勝將適離,故曰‘其名曰牛’。”——明夷卦內卦是離卦,外卦是坤卦,這種情況我們也可以說成“與離卦相配的是坤卦”,而坤卦這時候又象徵牛了。明夷卦象徵著亂世,在亂世的時候愛進讒言害人的壞蛋往往會很得勢,得勢的壞蛋會靠向離卦,所以壞蛋的名字叫“牛”。

——這好像還是有點兒邏輯混亂哦?實在很費解。

這裡又取了坤卦的一個象徵物:牛。至於為什麼取牛而不取其他象徵,我也不知道。較真問問的話,坤卦的象徵物很多很多,從“十翼”之一的《說卦》來看,坤卦至少還象徵著布、釜、均、文、柄等等,為什麼非要取這個“牛”呢?再說了,即便有什麼理由一定要取“牛”的象徵,又為什麼認為“牛”就是那個進讒言害人的大壞蛋的名字呢?

得勢的壞蛋又為什麼往離卦上靠呢?這又是怎麼回事呢?——可能的解釋是,壞蛋不是坤卦所象徵的牛麼,明夷卦是坤在上而離在下,坤是壞蛋,踩著太陽,把太陽的光芒給壓下去,嗯,或許是這樣吧?

卜楚丘接著說:“謙不足,飛不翔,垂不峻,翼不廣,故曰‘其為子後乎’。”——這又是一個因果關系的句子。卜楚丘是說:“明夷卦變為謙卦,謙卦有謙衝、不足的意思,所以雖然能飛也飛不了多高;翅膀垂著,所以也飛不了多遠,所以您這兒子以後和您差不太多,所以我才說他會成為您的繼承人。”

卜楚丘的最後一句話是:“吾子,亞卿也,抑少不終。”——意思是:您叔孫莊叔在魯國貴為亞卿,您這兒子雖然能繼承您的事業,而且活得也不會短,但他不會得到善終。

叔孫穆子,一個小孩子,就這樣被算命先生的幾句話定了終生。可是,這些預言到底應驗了哪些呢?


——多年以後,叔孫莊叔老爹一命嗚呼了,按照規矩,叔孫氏要立一位新的繼承人。卜楚丘不是預言叔孫穆子會繼承老爸的位子麼?然而事實上,繼承位子的是叔孫穆子的大哥叔孫宣伯。

記住哦,當算命先生的預言讓你失望的時候,千萬別急著埋怨人家,大師是不會錯的,《周易》也是不會錯的,你只要耐心等待,一切都會得到預期的結果。

果然,叔孫宣伯還沒在亞卿的位子上把屁股捂熱,就鬧出麻煩來了:亂搞男女關系,還陰謀鏟除“三桓”當中的另外兩桓。叔孫穆子看哥哥鬧得太凶,知道遲早會出亂子,於是明哲保身,溜之乎也。至此,逃難的預言已經應驗。

叔孫穆子逃到一個叫做庚宗的地方,和當地一名女子搞出了一夜情來,我們不知道這兩位是不是先在網上聯系好了。但露水因緣到底不長久,叔孫穆子很快便離開庚宗,前往齊國。

在當時的國際社會,政治流亡分子往往能在外國受到很好的招待,尤其容易討到很有背景的老婆。叔孫穆子也不例外,在齊國完了婚,娶的是國氏的女兒。

齊國很長時間以來都是兩大家族最為顯赫,一個是國氏,一個是高氏,叔孫穆子娶了國氏的女兒,等於有了一個強大的外國靠山。國氏女兒也很為婚姻出力,一連給老公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叫孟丙,一個叫仲壬。

有了老婆,也有了兒子,叔孫穆子就這麼在齊國安頓了下來。有一天,他做了一個惡夢,夢見天塌下來了,壓在自己身上,怎麼推也推不開。——如果你身邊的朋友也做了這樣一個夢,跟你講起來,你恐怕立刻就會告訴他:“你這就是鬼壓床,很多人都有過。”可春秋時代的叔孫穆子可能還不知道有個“鬼壓床”的說法,更不知道這種現像的科學解釋,更何況他現在還在夢裡,這可真是抓瞎了。就在危急關頭,突然出現了一個怪人,膚色很黑,脖子向前探著,眼窩很深,嘴長得像豬嘴似的。叔孫穆子可看見救星了,大喊了一聲:“牛,救我!”

這點可真讓人不大理解,來人明明長得像豬,可叔孫穆子為什麼卻喊他“牛”?

就當他老兄是夢裡說胡話好了,反正,他這麼一喊,“牛”還真就過來幫他了,兩人一起使勁,這才把天從叔孫穆子身上給抬了起來。

注意:叔孫穆子生命裡的頭等大反派已經現身了!

叔孫穆子此時竟渾然不覺,莫非他老爸沒把卜楚丘的那一卦告訴兒子?叔孫穆子醒來以後,覺得這個夢意義非凡,恐怕蘊藏著什麼神秘的意旨。於是,他召集了所有的隨從,一個個地看了個仔細,想找出和夢裡的“牛”相貌相似的人來。結果看來看去,看誰都不像,這件事也就暫時擱下了。

時光荏苒,祖國魯國的政治局勢連番動蕩,每一場風波,都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啊。終於,讓叔孫穆子歡喜的日子也算盼來了:祖國來了消息,請他回國去作叔孫氏的掌門人。至此,又應驗了預言中的一句。

叔孫穆子這個新掌門作得著實不賴,要知道,他可是春秋時代有數的幾位優秀政治家之一。但是,再優秀的政治家也有可能遭遇到馬克?吐溫式的尷尬——在你正准備向群眾發表競選演說的時候,突然圍上來十幾個不同膚色的孩子管你叫爸爸。這一天,叔孫穆子就撞到了這樣一件事:庚宗一夜情的女人找來了,還獻上了一只雉雞作為禮物。

老情人找來了,還送來一只雞。嗯,這好像也沒什麼嘛。

——當然“有什麼”,為什麼別的不送,要送一只雞呢?這是一種暗示。

你猜猜看,她在暗示什麼?

——老情人,雞,暗示,聯系起來……啊,原來是……哦哦,出於淨化語言文字的考慮,就不具體說了。

呵呵,這個答案不對。有個地方我沒解釋清楚,她送來的可不是一只普通的雞,而是雉雞,就是長得花花綠綠還拖個漂亮的大長尾巴的那種,對了,學名叫雉雞,俗名是叫野雞。

這回能猜出來了吧?

這是個非常嚴肅的暗示,如果你還是沒猜到,那可真辜負了我們中國這個“禮儀之邦”的好名聲啊!見面送野雞,這是一項重要的禮儀,不是什麼人都能送野雞的,什麼人送什麼東西,這有著嚴格的規矩,一點兒也不能錯。

什麼人才能拿野雞當見面禮呢?士,也就是最低等的貴族。

如果女人也弄個野雞來送人,那就是大大的失禮。

但老情人沒有失禮,她送野雞,是暗示著有一個“士”跟他在一起

叔孫穆子不是笨蛋,問老情人說:“原來你還給我生了個兒子啊!咱們的兒子怎麼樣了?”

女人說:“兒子都好大了,都能捧著野雞跟著我了。”——這話如果換到現代語境,就是“都能自己上街打醬油了”。

叔孫穆子一看到這個從沒見過面的兒子,大吃一驚:怎麼和當年夢裡的“牛”長得那麼像呢!叔孫穆子連兒子的名字都還沒問,直愣愣就喊了他一聲:“牛。”

說來也怪,這孩子還真就應聲:“唯。”

——古人答應不說“是”,更不說“OK”,而是在不同的場合分別用兩個字,一個是“唯”,一個是“諾”,成語“唯唯諾諾”就是這麼來的。

“諾”比較放肆,嗓門放得比較開,有時候還拉長聲;“唯”則比較恭敬,低低的那麼一聲,很溫順的樣子。具體在實際應用上,如果是老爸喊兒子,兒子可不能答應“諾”,那就太失禮了,而要答應“唯”。看看,“牛”不就答應的是“唯”麼?

現實中的“牛”終於出現了,原來竟是叔孫穆子的私生子!

這孩子真是越看越招人愛,叔孫穆子一高興,就讓這孩子在自己家裡作豎。

沒錯,是“豎”,這是指未成年的孩子當的小官。後來以“豎”作開頭的詞一般都是罵人的話,比如“豎儒”和“豎子”什麼的。

“牛”現在作了“豎”,按照那個年代的稱呼方式,我們以後就叫他“豎牛”好了。

豎牛長大了,雖然我們仍然稱呼他為豎牛,但他已經不再是豎了。也許是上天注定的緣分,也許是豎牛實在太會說話、辦事了,叔孫穆子越來越喜歡這個孩子,甚至讓他作了自己的管家。

有人可能會想:就算是私生子,好歹也是親骨肉啊,讓人家作你的管家,這不是侮辱人家麼!

——不是,一點兒也不侮辱這孩子,這種管家的位子不知有多少根正苗紅的貴族都惦記著呢。

管家,管家,都是管,可管的家卻大不一樣。現在中國大富豪的管家最多也就管著一座大莊園,管著幾十名僕人(當然,僕人也是社會的主人翁,大家都是為人民服務,只是社會分工不同),可叔孫穆子的管家卻幾乎相當於一個小國的國家總理。

那時的家和現代社會的家是完全不一樣的,叔孫氏的家占了魯國的三分之一,有自己的城池和軍隊,還有勞役和稅收。要不古人怎麼說“齊家而後治國”呢,把這麼一個家給管好了,也就真有資格去治國了。所以,豎牛雖然從字面上看只是叔孫穆子的管家,實際上卻稱得上是叔孫國的總理。

講到這裡,如果你足夠細心的話,應該會發現一個問題:豎牛這麼受寵,叔孫穆子的齊國老婆會高興嗎?那兩個在齊國生下的合法子肆孟丙和仲壬怎麼這麼久也不見被提起呢?

答案是:這母子三人沒跟叔孫穆子一起回來,還都留在齊國呢。

更要命的是,叔孫穆子在齊國的一位至交好友趁此機會本著“朋友妻,不客氣”的精神,把叔孫太太娶回自家了。

遠在魯國的叔孫穆子聽到這個消息,真是氣不打一處來,等孟丙和仲壬年紀大些了,就把他們接回了魯國,從此和老婆斷絕了關系。

兩位嫡生公子回到老爸身邊的時候,豎牛已經在這裡根深蒂固了,但無論如何,這三個人在一起也是一個尷尬的局面,何況豎牛還是一個充滿理想的有志青年呢。

豎牛的心裡一定藏著幾分忐忑,是啊,別看自己現在很得寵,作著叔孫國的總理,比那兩位正經的公子還牛,可是,一旦老爸有個三長兩短,繼承人不是孟丙就是仲壬,絕對輪不到自己,唉,誰讓自己只是個私生子呢!一旦孟丙或者仲壬接管了叔孫國,他們會不會整治自己呢?

這都是人之常情的顧慮呀,如果你是豎牛,你會怎麼做呢?

時間緊迫,容不得你多想了,叔孫穆子在一次打獵之後染了病,那個萬惡的舊社會啊,就連大貴族也沒有醫保,叔孫穆子看樣子病得不輕啊。

老大一病重,小弟們就緊張,千百年歷史莫不如此。小弟們倒不一定真是多麼關心老大的身體,他們關系的是:一旦老大有個三長兩短,就會出現最高權力的轉移與分配的問題。誰敢輕視這個問題啊,只要你在權力圈子裡,你就無法幸免。誰會飛黃騰達?誰會人頭落地?想想就讓人心裡發涼。

二線人物明爭暗鬥,三線以下小心站隊。這種時候,就算你高標獨立,想要明哲保身,根本就做不到——這就好比一塊蛋糕,就要切了,你得選擇站在蛋糕這邊還是那邊,就算你不選,等人家把刀一落,蛋糕一分,你不站隊也等於站隊了。現在,豎牛、孟丙、仲壬,心裡都會怎麼想呢?

人性的一個特點是:放棄既得利益比什麼都難。豎牛就面臨著這個難題:萬一老爸一死,自己這個私生子無論如何也作不了繼承人,真要等孟丙或者仲壬上了台,還能容得下自己嗎?自己還能有現在這麼大的權力嗎?

如果你是豎牛,你會怎麼辦?

  選擇答案:

  A)夾起尾巴做人,兢兢業業處理工作,不問其他。

  B)寫簡歷,准備跳槽新公司。

  C)趕緊和那兩兄弟搞好關系。

  D)搞好和孟丙的關系。

  E)搞好和仲壬的關系。

如果你選的是A),一定是沒能很好地領會我上文的意思,在現實生活中你很適合做技術工作,盡量避免處於復雜的人際關系之中。

如果你選的是B),建議你在業余時間多爬爬山、多做做戶外極限運動,培養自己的朝氣,生活得不要太消極。

如果你選的是C),你屬於有心卻沒心計的人。可能很多人都會選C),但從權力鬥爭的歷史上看,這是一個非常幼稚的選擇。政治上的人精們一般既不會兩面作戰,也不會兩面示好,而是拉一派打一派。那麼,如果敵人只有一派又該如何呢?這也很簡單,先分化敵人,把一派分化成兩派,然後還是拉一派打一派。在有些典型的歷史場景中我們會看到,這種拉和打是持續進行的,打掉一派之後,當初拉過來的那一派又被分化為二,再拉再打,不死不休。把這種手法運用得爐火純青的大有人在,你如果了解了這個規律,就會對很多事情做出准確的預測。所謂“善易者不卜”,就含著這個道理。

下面就只剩下D)和E)的二選一了。

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情況,這個選擇比較容易:孟丙是嫡長子(大老婆生的大兒子),是當之無愧的家族合法繼承人。所以,豎牛的實際選擇是:拉攏孟丙。

《左傳》並沒有交代這一陰謀的詳細內情,其實從常理來說,豎牛的最佳選擇應該是老二仲壬。因為理論上說,孟丙不需要靠你豎牛的幫助就可以理所當然地接班,即便豎牛的力量值得考慮,那也是錦上添花的事情,所以,這事如果換在後世成熟政客的身上,一定會選擇支持老二仲壬——這是一個雪中送炭之舉,要是聯合起來把孟丙搞下去那可會有豎牛天大的功勞,再者,只有和仲壬的聯合才有可能為自己談出滿意的條件。

注意了:如果你有哪個朋友選的是E),你今後一定要多防著點兒他。

好了,接著講咱們的故事。也許是這件事另有內情,也許是豎牛還不夠成熟,他在一個錯誤的時機作了一個錯誤的選擇。果然,孟丙不理他那套:Kao,你小子倒知道投機,這會兒要跟我結盟,呵呵,去你的!

俗話說的好: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孟丙實在單純,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雖然豎牛作了一個不大明智的選擇,但孟丙的反應更不明智。

老天爺偶爾也會保佑好人,叔孫穆子的病終於好了。這一天,叔孫穆子給孟丙鑄了一口鐘,對孟丙說:“孩子,你也該有點兒正式的社交活動了,等這口鐘落成典禮的時候,爸爸給你安排個大Party。”

——這是不是有點兒透著古怪啊?

其實,這是叔孫穆子給孟丙的一個暗示。你能猜出這暗示著什麼嗎?

嗯,好好想想:爸爸送兒子一件禮物,是一口鐘,爸爸送兒子一口鐘,這好像暗示著——爸爸要給兒子送終(鐘)?!

——這的確是個能夠自圓其說的推測,但是,錯了。在那個時代,鐘的身份非同凡響。我們中國不是禮儀之邦麼,鐘就是禮儀之邦的一種重要禮器,是祭祀時候用的。而當時最重大的事情無非兩件:一個是祭祀,一個是打仗,可見鐘的不一般了。

叔孫穆子給孟丙鑄一口鐘,又准備搞大型社交Party,按照當時的習俗,叔孫穆子這就是要在Party上向大家宣告:孟丙這孩子就是我的繼承人。

眼看著就要塵埃落定,對這一切,豎牛一直都在冷眼旁觀。

孟丙高高興興地去做Party的前期准備,看看要置辦什麼東西呀,怎麼布置環境呀,請哪些當紅女星呀,忙得不亦樂乎。等准備得都差不多了,孟丙就讓豎牛向叔孫穆子請示一下Party的時間安排。——我們別忘了豎牛是大管家,這種事一定是要經過他的。

於是,豎牛進了老板辦公室,耽擱了一會兒,出來告訴孟丙說:定了,就定在某天,准備發請貼吧。

到了定好的日子,來賓們熱熱鬧鬧地全來了,這可是孟丙的大日子啊。

叔孫穆子在屋裡聽到外邊響起了鐘聲,很是奇怪,叫豎牛來問這是怎麼回事。

——咦,難道叔孫穆子不知道這是Party開始了嗎?日子不是他親自定的嗎?其實不是,豎牛那天根本就沒跟叔孫穆子說這件事。現在,叔孫穆子一問,豎牛搬出了早已准備好的回答:“這是孟丙在招待他齊國來的後爸爸呢。”

叔孫穆子的腦袋立時就“嗡”地一聲,直氣得渾身亂顫,氣哼哼就往外衝。豎牛哪能讓他出去啊,馬上攔住,不知道又說了什麼花言巧語,反正是沒讓叔孫穆子出門。事後,叔孫穆子派人抓了孟丙,弄到郊外殺了。一件喜事,轉眼就變成悲劇。

這段故事對我們現代人很有教育意義,你看,如果你買的是一套五十平米的單元房,客廳裡發生什麼事你不出臥室也不會受人蒙蔽,還是小戶型住房更有助於家庭和睦呀。

孟丙被除掉了,豎牛拉著仲壬非要結盟,可仲壬居然也不干。看來仲壬也是個單純的孩子,要知道,小人的要求是不能輕易拒絕的,如果你拒絕了,就必須馬上在兩條路中作個選擇:要麼躲開他,要麼除掉他。

可仲壬居然不當回事,還很有玩的心情。有一天,仲壬和魯昭公的司機一起進王宮裡玩,魯昭公看這孩子怪可愛的,一打聽,原來是叔孫穆子的兒子,那就給個見面禮吧。

國君賜了玉環,這可是件大事。仲壬回家以後把玉環交給豎牛,讓他拿給叔孫穆子去看——這也是禮儀之邦的禮儀規矩。

豎牛進老板屋裡轉了一圈,出來對仲壬說:“老板交代了,讓你戴上它。”

你應該猜到了吧,豎牛故計重施,又一次假傳聖旨。

過了些天,豎牛找了個機會對老板說:“您看,是不是趕緊把仲壬向國君介紹一下啊?”

豎牛這話的意思是:建議叔孫穆子把仲壬介紹給魯昭公,這樣好確立一下仲壬的繼承人地位。

叔孫穆子很奇怪:“沒頭沒腦地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豎牛就等這麼一問呢,趕緊回答說:“就算您不引見,人家自己都主動去見過國君了,還把國君賜給他的玉環都戴在身上了呢!”

這讒言進得很夠火候,叔孫穆子大怒:好你個仲壬,盼著你老爸死呢是吧?

比孟丙幸運的是,仲壬沒被殺,只是被趕出了家門,後來逃到了齊國。

兩個兒子,兩個候選繼承人,就這麼一個死、一個逃,叔孫穆子凄凄涼涼、悲悲憤憤,終於又病倒了。到了這時候,他老人家又想起了仲壬,讓豎牛趕緊去召仲壬回來。豎牛當然不會去了,只是嘴裡答應罷了。叔孫穆子終於明白了豎牛的用心,但已經晚了,豎牛把叔孫穆子關在屋裡,對外聲稱“老人家病重,不想見人”,讓佣人把飯放到門口就退下去,而豎牛緊接著就把飯菜倒掉。

這是十二月,從癸丑日開始,叔孫穆子吃不到一點兒東西,熬到乙卯日他就死了。我們再來回想一下那個“明夷之謙”的卦像,卜楚丘說叔孫穆子會三天吃不到東西,最後是餓死的。果然,從癸丑日到乙卯日,恰好三天。

看來,卜楚丘真是神算啊!不管他的解卦過程我們覺得多麼不靠譜,但畢竟他的每一句預言最後全都應驗了。可是,這還是解答不了我們的疑惑:難道卜楚丘這一卦的內容就沒人告訴過叔孫穆子麼?叔孫穆子如果知道這一卦的預言,他怎麼還會如此地信任豎牛呢?

對這個問題,《左傳》可沒有給我們一點兒線索。不過,從一般的人情世故推測,這個預言如果連《左傳》的作者都知道了,而叔孫穆子本人卻一無所知,這也太令人難以置信了吧?

也許你會說:“從這個故事來看,叔孫穆子就是個大笨蛋,笨蛋做蠢事不也是理所當然的嗎?”

可問題是,叔孫穆子不但不是個大笨蛋,還是春秋時代屈指可數的卓越的政治家、外交家,而且,更加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叔孫穆子竟然本人就是一位預測大師!當然了,他老人家的預測既不是靠著《周易》,也不是靠什麼特異功能,而是憑著對人情世故的通透。這也很好理解,比如我看見張三在馬路上很自然而然地就隨地吐痰,又知道他馬上要去新加坡,我就會預言說他不久就會挨一頓鞭子;再比如我看新聞報道裡央行領導說房貸不會漲,我就會勸你趕緊提前把按揭還清;如果我看報道說某地要深化國企改革,我就能預測出這些公司的股價近期會有大跌;如果我聽說有人呼吁要以小學生思想品德課的道德標准來要求領導干部,我就會建議你能躲這些人多遠就躲多遠吧……

話說回來,我們是不是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再牛的人也沒法和命鬥?是呀,以叔孫穆子這樣的能人都分毫不爽地被圈在一個“明夷之謙”裡面,又何況我們呢?

from 《周易江湖》

站長 2013/04/22 15:04

豎牛

叔孫氏是魯國的宰相,地位既高,把處理國家大事的權力,全握在他手裡。他有一個寵臣,叫做「豎牛」,叔孫氏的命令,都由他傳達。

叔孫氏有個兒子叫做「壬」,豎牛覺得有這個「壬」擋在中間,長大了一定礙他的事,所以起了謀害他的念頭。一天,豎牛就帶「壬」到了魯王的宮殿,魯王很高興,送一個玉環給「壬」。「壬」領受玉環後,並不佩在身上,他透過豎牛,向叔孫氏請求,准他把魯王送的玉環佩在身上。豎牛就向「壬」傳了這樣的假話:「我已經替您請准,宰相說,您可以佩在身上了。」

「壬」就放心的把玉環佩在身上。事後,豎牛便跑去告訴叔孫氏:「怎麼不帶壬少爺去進謁魯王呢!」

「年紀還那麼小就進謁國王,未免太早了吧?」

「才不早哩,壬少爺已經謁見魯王好幾次了,魯王還送他玉,壬少爺早都把它佩在身上了。」

叔孫氏喚壬來,一看,果然身上佩著玉環,叔孫氏一氣之下,殺了壬。

壬有個哥哥叫做「丙」,豎牛也對他動起謀害的念頭。當叔孫氏為了丙鑄了一口鐘,丙不敢馬上擊打,先透過豎牛向叔孫氏請示,准他擊鐘。這次,豎牛又使出老套,傳他這樣的假話:「我已經替您請准了,您可以擊那口鐘了。」

丙就擊了鐘,叔孫氏聽到鐘聲就說:「丙這個小子,沒經過我准許就擊起鐘來了。」

他很生氣,一聲令下,把丙趕出家門。

丙逃到齊國,約莫一年後,豎牛為丙說情,叔孫氏終究也軟了心,准許丙回國。豎牛卻不把這話傳給丙,又向叔孫氏撒了一個謊:「我已經派人請丙少爺回來,哪知,丙少爺餘憤未消,說什麼也不肯回來。」

叔孫氏大怒,派人暗中把丙殺了。

不久,叔孫氏臥病。豎牛獨自包辦看護病人的事,不許所有的侍臣進去病房,說什麼:「老爺不喜歡聽到任何閒離聲。」

他不讓叔孫氏吃任何東西,逼得他只有餓死。叔孫氏一死,豎牛連個葬禮都沒替他辦,就把叔孫氏庫房裡的金銀財寶,搜刮一空,連逃到齊國。

from 詭計